原文出自《褚士瑩逍遙遊》

(註)不知道吃過多少個太興燒臘的便當,也知道老闆的故鄉在香港,有時店面休息一陣子,是為了回鄉探探,但還是看了這篇文章之後,才知道老闆的彩虹故鄉。嚷嚷著要減肥的凱特喵,經過掛滿誘人燒鴨叉燒的店面前,忍不住又跑去買了隻超好吃的雞腿,順口問起這彩虹故鄉,老闆跟老闆娘有點靦腆,笑呵呵地問我是不是看到這篇文章,聊著地鐵站上的彩虹故鄉,手中卻不得閒地動作著。雖然個人並不十分贊同台灣到處工業化不好玩的觀點(台灣好玩的地方多著呢,只要用心,地球上的每個地方都可以發現不同的樂趣呢),不過對於故鄉這主題,卻真的深深打動人心呀!



『哇!世界竟然有地方真的叫做彩虹耶!』



在去西貢吃海鮮的路上,第一次來香港的朋友忍不住興奮地指著地鐵站的招牌。



彩虹…好熟的名字。我在心裡想著。對了,這不就是永康街底那家太興燒臘陳老闆的老家嗎?他常常一面切著臘腸一面高談闊論的彩虹,原來是這個樣子啊…。



對於大部分的觀光客來說,彩虹這一區並配不上如此浪漫的美名,既不適合逛街購物,也沒有出名美食,屬於那種『不好玩』的地方,所以除了要轉車去黃大仙或是去新界的人外,沒有看到遊人。



『去了世界上那麼多的地方,到底哪裡最好玩呢?』



曾經不下一百次,不,一千次,不只,恐怕被問過好幾萬次這個問題,問的人只是要一個簡單的答案,像是巴黎或是香港之類的,所以每次看我支支吾吾答不上來,都覺得我很奇怪,是不是老年癡呆症提早犯了。



其實我只是無法把一個地方,很單純地用『好玩』或『不好玩』來劃清界線,因為無論到世界的哪一個角落,我都看到有一群人以那個地方為家,就算離開了也永遠是故鄉,一個被當作故鄉的地方,好不好玩又有什麼重要?要不這樣的話,世界上恐怕很少有比到處都是工業化的台灣更不好玩的地方了吧?但是,如果這樣坦白地說出來,恐怕在文章還來不及選進國文課本以前就被亂石扔死了。



為了這個問題很在意的我,一回到台北就去永康街找燒臘店老闆,誠心誠意問他心目中香港,最好玩的是什麼地方。



『離開了二十年,好多都不知道了喔…』手雖然沒有減緩切燒鴨的速度,但是陳老闆的那種千頭萬緒,我卻很熟悉,感覺上跟我被人問全世界哪裡最好玩很類似。



沒想到過了兩天,我已經快要忘記這件事的時候,竟然下午接到一通電話,是陳老闆自己打來的,說是跟其他搬來台灣的香港朋友討論一番後,特地擬好一份清單,可以過去拿,當時我人不在台北,沒有辦法趕在他們打烊前過去,原本以為這件事就算了,萬萬沒想到老闆娘隔天竟然在一整個星期唯一休店的禮拜天,騎著摩托車載著兒子特地把那張十行紙寫下的清單,特地投到我的信箱裡,如今世界上竟然有這樣的人,簡直就快讓我飆淚了。



打開那張手寫的單子,最美好的香港原來是這樣的:



尖鼻咀,因為可以觀大陸福田,龍江,還有紅樹林公園。

音樂農莊。大唐荔枝園。三棟屋博物館。

沙田車公廟。寺蓮淨院。

東坪洲,因為可以看石,看白海豚。

大澳鹹漁場。

青馬大橋觀景台。元朗。

到偕記B仔涼粉,一定要吃哪裡的腸粉跟甜點。

下午三點到新麗園粉麵餐廳吃下午茶,剛出爐的酥皮蛋塔,菠蘿油最適合配鴛鴦。

勝利牛丸。

還有陸記桂林米線。



我把這張單子拿給香港旅遊局的Sandy看,她雖然是韓國華僑,但是自從嫁到香港後也住了大半輩子,又代表香港觀光當局,照理說香港裡裡外外沒有不知道的,但是她佩服地說:



『只有把香港當故鄉的人,才寫得出這些地方。』



台灣的香港通不計其數,但是每年網友票選出來的香港十大浪漫景點,還是太平山纜車,維多利亞灣夜景,天星小輪,星光大道,蘭桂坊。當這些地方都去過兩次,新餐廳新飯店也去遍,該買不該買的都買過後,香港就不好玩了。



於是碰到有人介紹我是旅遊作家,就順口問一句『哪裡最好玩?』彷彿我手上有解旅行的癮,兼治無聊的解藥。



但是我知道,就算陳老闆從香港到台灣,落地生根二十多年,最美好的故鄉,還是在彩虹的那一端,而且百去不厭。



下次到永康街吃燒臘,告訴陳老闆你去過彩虹,包準盤子裡多切兩塊燒肉。














-----
創作者介紹

~凱特喵~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