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族的靈魂無以馴服、難以囚束、不可桎梏,那是種極度任性的純然自由。


若有幸與貓族及狗族共同生活過的人族,必然知曉這兩大族群的天壤之別。狗族的熱忱是有目共睹,接迎歡送自是不在話下,狗族天性中的忠誠本能,總是會回到人族身邊,黑溜溜的靈活眼珠總是精力旺盛地望著你,不管人族想不想玩,狗族常是陪伴在側,熱切地搖晃著尾巴,渴望著你一同參與他的活動及生活;


至於貓族,那可不是如此了,貓族自然有主動找人族撒嬌的時刻,當貓族軟綿綿身子磨蹭著你腳邊,喵嗚喵嗚向你呢喃,含情脈脈的眼光瞄向你,那股嬌態當真是繞指柔(這當然是指親近人的家喵);跟狗族繞著腳邊跑的方式不同,貓族撒嬌時必定是體溫與體溫的直接接觸,拿著身子依偎在你腳踝;


與狗族熱情的舌吻相比(狗狗總是伸出舌頭舔人),貓族的調情是肩頸耳垂的磨蹭,貓族也不會像狗族一樣直接大剌剌衝向你要求個擁抱,而是優美地扭動著脖子,纏綿地用背部的身子撫觸你的小腿,或者是充滿誘惑地用鼻尖輕輕嗅著你的肩頸耳後;更別提那若即若離,欲擒故縱的態度;


我家之前的皮皮喵就是如此,撒嬌的時候必定到你腳邊喵嗚磨蹭,拿身體拿聲音誘惑你,當你抱他起來之後,他就用鼻尖嗅嗅你的肩頸耳後,但絕對高明地不碰觸到你,頂多只讓他的軟毛滑過你脖子(皮皮喵是隻長毛的波斯公貓),搔得你一陣酥麻,當你想親親他的時候,他又使性子地掙脫,跳開你的懷抱,但又不是想跑遠,只是到你腳邊磨蹭喵嗚撒嬌,真是一等一的情聖呀!


貓族除了甜蜜的撒嬌之外,跟狗族最大的不同,就在貓族的任性,高興的時候貓族會找人族,但是也常常有一喵獨處,不太理人的時刻,這時候就不是你想玩樂他就奉陪的,心情好一點的時候會敷衍你一下再離去,心情一般的時候那就是唯喵獨尊,他的大事最重要,才不理你五四三勒,至於貓族的大事則通常是睡覺,等他睡飽了再看他有沒有心情陪你玩玩。


不過身為人族的一份子,凱特喵深深地覺得,不論是與貓族或狗族生活,被馴服的一方最終總是人族;被狗族馴服的人族,時間一到必定回家奉上食物,還要陪伴出遊(聚餐吃到一半,就有人趕著回家~啊,我要趕緊回家給狗兒子吃東西,要不然他會亂叫;或者是~要趕緊回家溜狗,帶出去散步或上廁所,還要乖乖清理好狗兒子的嗯嗯,真是鞠躬盡瘁,盡心盡力呀!)


至於被貓族馴服的人族就更不用說了,回想之前,凱特喵常常得彩衣娛親,要拿乒乓球、鞋帶等一堆玩具前往娛樂家中的皮皮喵,凱特喵得趴在地上奮力逗弄各式花樣,才可能吸引到慵懶躺在沙發背上或地上的皮皮喵張眼注目,半瞇著眼的皮皮喵意興闌珊地望著代理主人(真正主人是喵姊姊,不過因為喵姊姊出國唸書及外地工作過一段時間,有段期間主要是跟著凱特喵及喵媽咪),還沒睡醒的迷惘眼光睇了凱特喵一眼,略帶憐憫的舉起右腳撥弄一下乒乓球或鞋帶,再瞄了一下凱特喵,其中意味不言可喻(夠了吧~好歹陪你一下了!給你面子囉!),然後繼續閉目養神,蒙喵恩寵的凱特喵此時最好識相退場,別再去打擾皮皮喵了~呵呵!真是被乖乖馴服的人族呀!


如同序文所說,貓邀人寵,卻絕對不可能化為寵物。這箇中滋味,怕是要真正與貓族相處過後方能領會。與作者不同,凱特喵至今仍未再被第二隻喵馴服,不過打自心底佩服作者,作者朱天心養貓愛貓,卻從不留貓,相逢而不占有,她給貓族全然的自由,只把羈絆束縛在自己身上,如此尊重貓族的態度與所為,無人能出其右,更願作者書中的祈禱成真,願這個社會不只關懷流浪貓,也關懷這世界的各種苦難,更願這人間多些溫暖,多些寬容,多些體貼,這樣~或許就能多些小小的美好。


朱天心:「寫這本書不是為了叫人改變價值觀,要所有的人都去養流浪貓,畢竟也有許多人連照顧自己都有經濟困難了。但這個社會畢竟是傷害與冷漠太多,溫情太少。所以這本書是個祈禱,祈禱我們都能面對所有來自世界的美好與難堪。」


至於朱天心說「貓在城市或野外,都是最優雅的獵手。」,這一點凱特喵及喵姊姊也是深感贊同,家中皮皮喵的獵人傳奇故事,就請各位看倌參考更早之前的網誌「皮皮喵~豐功偉業之一」,絕對能領會這「獵手」之名。


皮皮喵~豐功偉業之一【請按我請按我】



博客來網路書店 獵人們【請按我請按我】

博客來網路書店 獵人們【請按我請按我】

金石堂網路書店 獵人們【請按我請按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凱特喵 的頭像
凱特喵

~凱特喵~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