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基百科:Tony And Susan

會找這本書來看,主要是因為看了電視上撥出的改編電影,看到結局後還是有許多問號,於是決定直接找原著小說來理解,看完之後的最大感想就是,電影已經是屬於導演的作品了,是電影導演對於這個原著小說改編之後的詮釋,當然還是有原著小說的骨肉存在,但已然是留著不同血液的生命了吧。

夜行動物是什麼呢?夜行性指的是一種動物行為,人類也不過是動物的一種,Susan的閱讀在夜晚,前夫愛德華所書寫的小說裡,主角Tony一開始面對的陌生人與突發事故發生在夜晚,最終結局也是發生在夜晚。

閱讀,是一種想像的體驗,想像著小說故事裡的人物的情緒種種,體驗著不屬於自己的人生種種,然而,會打動自己心裡的部分,總是故事人物所投影出的一部分自我,於是Susan的閱讀感到震撼感到痛苦感到懼怕感到悲傷感到遺憾,而那種種情緒其實源自於自己與愛德華的過往種種日子。


------------------------------以下內容有雷,請慎入!------------------------------


Nocturnal-Animals-BANNER


------------------------------以下內容有雷,請慎入!------------------------------


電影與小說的差異,主架構劇情是沿用的,但很多重點細節都變更了,對我來說,小說與電影已然是兩個不同的靈魂了。

比如說Susan從英文老師及文學評論者變成了畫廊藝術的工作~電影裡透過Susan的妝髮衣著,及藝廊的展示等,做了許多專屬於Tom Ford的美學呈現與隱喻,但小說裡Susan有許多關於文學賞析的角度觀點及自我剖析,Susan與愛德華同樣身為寫作者與閱讀者,讓故事中的故事,以及閱讀中的閱讀有另一層意涵;

小說裡Susan的母親並沒有反對兩人,但在電影裡卻成了一個戲份雖少但頗關鍵的角色,有如預言般的呢喃著愛德華的軟弱,一如故事裡Tony的無力軟弱;Susan的小孩從三個青少年變成一個獨生女,電影刻意讓真實對應Tony妻女,尤其是扮演Tony妻子的Isla Fisher真是太像演Susan的Amy Adams;

Susan的外遇在小說裡有較多的心理層面描述,但電影裡卻安排了非常震驚的撞見~Susan在當時外遇者(後來的第二任丈夫)陪伴下去墮胎,而後被愛德華當場撞見;而電影結局刻意讓Susan費心裝扮後外出到餐廳,卻久候未見愛德華,比起小說裡僅是沒有聯絡,又加重了諷喻的力道。

電影給我的感覺,多少有點像是愛德華透過小說向Susan作隱喻式的報復,但小說裡,Tony更像是代表了Susan的軟弱,對於真實生活裡,面對丈夫外遇卻視而不見的逃避,宛如故事結局裡最終盲眼的Tony,彷彿回到了妻女仍在四周的緬因度假小屋,看似平凡的幸福家庭,然而身處其中的主人翁卻已然死去,徒留一副空洞的軀殼。

◎書摘文句

萬一遇到搶劫,聰明的做法是不要反抗,交出皮夾,不要奮不顧身對抗武器。湯尼.哈斯汀疑惑反向的智慧,在什麼情況下不反抗會變成自殺,或等同放棄作為?在剛剛發生的這些事件哩,在哪一刻他可以抓住機會反擊,或者已經不可能有這樣的片刻了?

在問題結束之前,沒有問題是暫時的。所有的問題都有可能永遠存在。

老友愛德華,今晚就讀到這裡吧。有什麼可說的呢?這本書吸引住她了,她可以真心說這句話。漫長而緩慢地陷入惡夜,還有湯尼想靠保持文明來穩住自己。想保持文明的想法,掩蓋了一個很大的弱點。那種緊張或諷刺,緊繃而冰冷的表面,她說不出來那是反應了她的想想帶來的悲傷,還是散發它本身的悲傷。那諷刺讓她想到愛德華,而想到愛德華就干擾了那份悲傷,因為愛德華的諷刺總是讓她很不安。
她把書稿放回盒子裡,連這個動作都顯得好暴力,像是把棺材放入地下;想像從書裡走出來,進入屋子裡。懼怕與遺憾。她帶著懼怕開始閱讀,而這份懼怕就是那份懼怕的另一面。她原本害怕進入小說的世界,怕萬一自己忘了真實。現在,要離開了,她又害怕回不去。這本書在她椅子四周編織,像織網一樣。她得在網子裡挖個洞才能出來。網子破了,洞會不斷變大,等她再回來時,網子就不見了。

她神遊了一下,把自己想成湯尼。想像,拿他的狀況跟她相比,蘇珊的問題會寫成哪一種小說?他的遭遇比她悽慘多了,只是她的是真實的,而他的是想像的,由某人編造--愛德華。相較之下,他的狀況也比較簡單,是一翻兩點瞪眼的生死問題,而她的問題則是普通而亂七八糟的小事,更複雜的是,她也不太確定,那些算不算是問題。

她支持他(亞諾),事實就是如此。......不僅是因為他們,還有他們的孩子、房子、車子、狗、貓、...,而是因為世界冰冷、孤寂、危險,他們需要彼此庇護。她正在讀的這本書知道這種情況。困境中的湯尼會瞭解她守得有多拼命。他應該懂。可是這一點讓她不安,因為她不信任愛德華的書。她不知道為什麼。那本書讓她心生恐懼,她不知道恐懼的標的何在,可是似乎跟故事本身的恐懼不一樣,而是在她自身。

這本書結束了。蘇珊看著它在眼前越來越少,直到最後一章,最後一頁,最後一段,最後一個字,一字不剩,終至死亡。她現在可以隨意重讀,或者回頭看某些部分,但是這本書已經死了,在野部會一模一樣了。在它原來的地方,一陣風恣意狂吹,呼嘯吹過它留下的縫隙。真實的生活,回來找她了。
她需要安靜片刻,才能回歸自己。絕對的靜謐,沒有想法,沒有詮釋或批評,只是一段充滿紀念意味的靜默,獻給已經結束的閱讀生命。.......
回到真實生活中,有一種驚恐,躲在她的閱讀後面,等著像林子裡的掠食動物一樣撲向她。.......
她仍然意識到有些令人害怕的現實一直深植在她心裡,但她還是拖延著,繼續想著那本書。她記得看到最後一個句子時,她為湯尼心痛,彷彿那是她個人的傷痛。此時再想到,已經沒那麼刺痛了,這種事一向如此。.......
她想談,她不想談。她能說些什麼?她不敢跟愛德華說她覺得很茫然,那樣太丟臉了。要是讀者只要鼓掌,作者直接鞠躬就好了。那樣她辦得到。她可以鼓掌,她可以誠實地告訴愛德華,她喜歡他的書,那樣真是解脫。把評論往後延。她看得很愉快,看完時覺得悵然若失。他聽了很高興。妳會推薦給朋友嗎?要看是哪個朋友。妳會推薦給亞諾嗎?當然會,他應該看這本書。
她藏在心裡某個地方的秘密驚恐:那是她私人的問題。跟這本書無關。
........
........
她也想處罰亞諾,可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要他讀這本書。她堅持的話,他會看的,可是她不相信他能看到任何東西。

博客來網路書店 夜行動物【請按我請按我】
金石堂網路書店 夜行動物【請按我請按我】
誠品網路書店 夜行動物【請按我請按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凱特喵 的頭像
凱特喵

~凱特喵~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