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網站:Fredrik Backman
維基百科:2004年印度洋大地震

故事一開始登場是一位七歲的小女孩艾莎跟她的神奇阿嬤,如同《清單Hold不住的人生》的布蕾瑪莉(布蕾瑪莉還是艾莎的鄰居之一),以及《明天別再來敲門》的歐弗,這位阿嬤同樣個性鮮明得讓人不得不印象深刻。

阿嬤不僅帶領艾莎進入「幾乎甦醒之地」跟「米阿瑪斯王國」,對於父母離婚又在學校遭到同學欺負的艾莎來說,阿嬤更是現實生活裡最堅定的戰友,然而,這位阿嬤卻在故事開始不久後因罹癌而離開了艾莎,取而代之的是留給艾莎一個探險任務。

阿嬤所創造出的故事裡,其實有其含義,隨著阿嬤留下的探險任務,艾莎逐一認識了四周的鄰居,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而他們的故事都與阿嬤有關,艾莎就在這樣的過程中逐漸了解阿嬤的過往,也交到了許多新朋友。

與前兩本書相比,雖然都是透過故事逐漸了解這位超級阿嬤與眾人的過往人生,但因為這個故事的主角是一位七歲的小女孩艾莎,所以阿嬤透過了一個虛擬的童話世界來比擬,一直到故事後段,讀者最終跟著小艾莎一起恍然大悟,原來那些屬於童話的種種都是真實人生的反映。

或許,翻轉來想,人生也是童話故事的另一面,只是多了點柴米油鹽塵世味道,儘管現實裡未必事事黑白分明,但我們都渴望自己能成為童話故事裡,屬於善良這一邊的戰士,也希望在善惡大戰裡獲勝,可以戰勝人生的種種不順遂,我們都渴望著人生可以在故事結尾有個Happy Ending。

只是童話故事可以結束在王子與公主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人生卻是還一天又一天地過下去,而每個人都會老去,終究得面對人生旅途的終點,活著就必須面對摯愛之人的永遠離去,如同故事裡的小艾莎。

這或許就是童話故事永恆流傳的原因,為了讓某些希望與力量可以傳遞下去,讓我們在面對現實的哀痛時,還能夠有個想望去放下與釋懷,想像著那些逝去的摯愛其實並未遠離,在日復一日的生活裡,望向明日的未來繼續笑著,愛著,活著。

生命,是如此奇妙,有相遇但也避不開離別,有愛與被愛,但也有傷痛與憤怒,有戰爭這類惡魔,卻也有拯救生命的人性溫暖良善一面,如此不完美的世界,不必然完美的生命,卻還是令人如此心動,因為有愛有淚有離別有相遇,而這一切都是生命的意義。


◎書摘文句

「如果你不能消除不好的記憶,就可以用更多讚讚的記憶蓋過去。」

「如果可以的話,妳應該選擇自己的戰役,可是如果戰役選擇了妳,那妳就猛踢那個爛人的胯下!」

爸到學校接艾莎時,總是會遲到。阿嬤就從沒遲到過。艾莎試著理解「諷刺」的意思,她滿確定的就是這個--爸除了接她放學之外,無論做什麼都不會遲到;而阿嬤只有接艾莎放學會準時,其他一概會遲到。

沒被追殺過的人似乎總是以為事出必有因。「他們總不會無緣無故就這麼做吧?妳一定做了什麼挑釁到人家。」說得彷彿壓迫就是那樣運作的。
可是,試圖解釋給這些傢伙聽,是沒有意義的,就像向隨身配戴兔腳當幸運符的傢伙澄清這個事實一樣徒勞--如果兔腳真的代表幸運,就還會連在兔子身上。

如果音樂跟想像力都死了,就不會再有與眾不同的事物。所有童話故事的生命力都來自它們的與眾不同。

不是所有的怪物打從一開始就是怪物,而且不是所有的怪物長相都像怪物,有些人的怪物特質是在內在。......因為不是所有的怪物一開始就是怪物,有些是憂傷而生的怪物。

最棒的故事絕不是百分之百真實,也絕不是百分之百捏造。......沒有東西是絕對的這個或那個。故事是完全真實的,同時卻又不是。

「跟別人不同,一點問題都沒有。阿嬤說,只有與眾不同的人才能改變世界。」

「死亡最大的威力,不是會讓人死去,而是會讓遺留下來的人不想活下去。」

人生真正的妙處在於,幾乎沒人是百分之百的屎,也幾乎沒人是百分之百的不是屎。而人生的難處在於,盡可能讓自己處在不是屎的那一邊,越久越好。

『我們都想被愛,不被愛,寧可被崇拜;不被崇拜,寧可受人敬畏;不受敬畏,寧可遭人憎恨與輕蔑。我們不計任何代價,都想在他人心中攪起某種感受。我們的靈魂痛恨中空,不計代價地渴望接觸。』(引用自Doctor Glas)

童話故事的收場很難。當然了,所有的故事都必須在某個時候結束。......問題在於,童話故事的結尾牽涉到主角們,還有他們怎麼如何「從此過得幸福美滿,直到人生終結」。從敘事的觀點來看,這個有點棘手,因為那些已經走到人生終點的人,必須拋下其他人,讓其他人在沒有他們的陪伴下過完人生。
必須留下來,在沒有他們的陪伴下ˋ生活,是非常、非常艱難的。

博客來網路書店 阿嬤要我跟你說抱歉【請按我請按我】
金石堂網路書店 阿嬤要我跟你說抱歉【請按我請按我】
誠品網路書店 阿嬤要我跟你說抱歉【請按我請按我】
創作者介紹

~凱特喵~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