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基百科(日):伊坂幸太郎
出版社網站:獨步文化》新書上架:《不然你搬去火星啊》
維基百科:Billie Holiday(書中提到過"Strange Fruit"<奇異的果實>這首歌)

果然又是一個屬於伊坂才能寫出的故事,故事一開始出現所謂的和平警察制度,不僅是隱含了政治比喻,或許也可以說是學校霸凌的極致擴大版,用冠冕堂皇的理由,強勢的一方壓迫著凌弱,更可怕的是,本該保護人民的法律,卻變成拿來綑綁的武器,管理眾人之事的政治,變成了有心者操作的斷頭台。

而伊坂透過這本書提出了疑問:正義與偽善,兩者之間的界線究竟在哪?所謂的正義,又是什麼?故事裡利用磁鐵反抗和平警察的正義使者,所進行的行動也造成了和平警察的死傷,這與恐怖分子企圖透過種種激烈舉動來企圖改變社會,兩者差異究竟在哪?反抗暴力的暴力行動,是暴力嗎?

這許多的疑問都沒有正確答案,也肯定會有千百種意見與想法,我與作者的觀點是類似的,不統一的狀態才是自然的,人本來就千百種,擁有千百種想法是正常自然的,企圖把言論思想統一才是危險的,物極必反,自然會招致反彈與對抗。

然而,身處一個網路世代,優點是每個人都可以發表意見,缺點是每個人都可以不負責任地匿名發表意見,這是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兩面刃,就像故事裡一旦蒙上了危險分子的嫌疑者,就會被挖出許多負面的流言蜚語,就像現在的新聞媒體,總是以聳動的標題來吸引收視率,卻往往都是空洞又不清不楚的內容。

如何包容眾多不同的想法意見,本就是法律政治該給予的保障,在不惡意傷害他人的大前提下,利用理性的方式表達,再透過制度化的方式決定眾人之事,這本就是民主的真諦,儘管民主政治可能不是最有效率的政治制度,但包容與尊重,理性思考等,這些都民主政治比專制獨裁更珍貴的特質。

透過和平警察與正義使者這樣極端的故事內容,伊坂想表達的正是屬於民主制度的可貴,但他也同時點出不完美,這世界不可能完美,民主制度不可能完美,我們都得接收這種種不完美,但即使不完美永遠存在,我們還是應該不停地追求平衡,誰叫我們是地球人,要不然只能搬到火星啦(笑)。

小小碎碎念一點:故事裡的分隔線很有趣,第一部是鐮刀,代表的是和平警察磨刀霍霍的壓迫;第二部則是螞蟻,比喻著如工蟻般的群眾(伊坂最近真是對昆蟲界有大大的研究呀);第三部是理髮剪刀,剛好是讓我沒猜到的轉折(是呀~我乖乖地順著伊坂想要讀者誤以為的正義使者身分而去,所以看到正義使者真實身分揭曉時真的大呼精彩);第四部是斷頭台,故事步入公開處刑的大結局高潮;第五部則是徽章,賞罰分明(笑)把故事收尾;而理髮廳的段落則是監視器,不知道這些分隔符號是否是日文版就有的巧思,與故事內容恰恰呼應,真的很妙!這些就像我每每閱讀伊坂故事的感覺,妙啊~

另外,故事人物的名字也很有趣,一開始被點出來的,被正義使者拯救的人們名字裡有善、義、誠等正面意義的漢字,而瘋狂理髮師名字有羊,拿走重要磁鐵的學生名字有鷗,兩者都是感覺弱小的動物,但弱小動物還是有保護自己跟反抗的能力呀!即使芸芸眾生如螻蟻,但卻不是毫無反抗能力的弱者,那些自以為是利益導向的政客們,別以為自己可以為所欲為,千萬不要小看人民的力量!(握拳)

◎伊坂幸太郎
2000年 《奧杜邦的祈禱》
2002年 《LUSH LIFE》
2003年 《天才盜匪盜轉地球》《重力小丑》《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
2004年 《孩子們》《蚱蜢》
2005年 《死神的精確度》《魔王》《沙漠》
2006年 《終末的愚者》《天才搶匪面面俱盜》
2007年 《Fish Story:龐克救地球》《GOLDEN SLUMBERS:宅配男與披頭四搖籃曲》
2008年 《Modern Times-摩登時代》
2009年 《A KING-某王者》《SOS之猿》
2010年 《Oh!Father》《Bye Bye,Blackbird-再見,黑鳥》《瓢蟲》
2012年 《PK》《夜之國的庫帕》《剩下的人生都是休假》
2013年 《死神的浮力》《汽油生活》
2014年 《獻給折頸男的協奏曲》《小小夜曲》《雷霆隊長》
2015年 《不然你搬去火星啊?》、《陀螺儀》、《天才搶匪數到三》
2016年 《潛水艇》
2017年 《AX斧》

◎書摘文句

(測謊機的悲劇)
假設用測謊機來揪出恐怖份子,雖然不清楚機器構造,但關鍵性在於機器的精準度。
即使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精準度,調查十萬人,還是有一千人被誤判。十萬人裡面,會有一千人被誤認為恐怖份子。假設適用全國各地,那麼一億人裡面,就會有一百萬人被誤判。有一百萬人被誣陷是恐怖份子,這非常可怕。

怎麼會?世上沒有邪惡這種東西,甚至可說一切都是正義的。就像世上沒有害蟲一樣。站在昆蟲的立場來看,自己就是益蟲。

就算遇到不爽的事,最好也不要訴諸暴力啊。
因為碰上比你更強的對手時,就沒辦法解決問題啦。像是一個國家如果只能靠戰爭解決外交問題,那豈不是糟透了嗎?老師用暴力逼迫學生服從,父母用拳頭制裁小孩,也一樣沒意思。因為等到對方成長了,就沒有效果了。簡而言之,碰到武力比自己更強大的敵人時,就無從對抗了。

我認為社會上眾人的想法,不統一的狀態才是自然的。雖然整體力量會變弱,但會比較穩定。

凡事最重要的就是平衡。動物和昆蟲也因為有許多種類,才能相處融洽。天敵和擬態的問題也是,如果系統中只有一方永遠都能贏,那就會失衡。如果獅子永遠都能吃斑馬,世上早就沒有斑馬了。就是因為有輸有贏,才能維持平衡。

比起安心的資訊,對於煽動危機感的資訊,人更容易起反應。
......
也許是因為失敗和可怕的經驗對生物來說,是不可以忘記的。畢竟有意識地改善弱點很重要。所以比起「沒事」這種話,聽到「看起來好像沒事,但其實有危險的地方喔」,人們就會更謹慎地去看待.還有.....比較容易拿來當成八卦傳播。

不敢東西如何改變,世界也不會變成正確的狀態。
就像鐘擺來來回回,總是會出現前一個時代的反作用力,只是來回擺盪,不斷反覆。
因為沒辦法讓鐘擺停在正中央。重要的是搖擺的平衡,如果偏了,就必須回到反方向。沒有所謂的正確。衝得太快就踩煞車,讓速度變慢一點。頂多只能做到這樣。
.......
不能怎麼樣的。世界不會變得更好。如果厭惡這樣的世界,只能搬去火星啦。

博客來網路書店 不然你搬去火星啊【請按我請按我】
金石堂網路書店 不然你搬去火星啊【請按我請按我】
誠品網路書店 不然你搬去火星啊【請按我請按我】
創作者介紹

~凱特喵~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