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2 (2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6台北花卉展【請按我請按我】

凱特喵的相關照片【請按我請按我】

無名小站的相簿容量已經要爆掉了,傷腦筋呀!將來大概會把部分照片漸漸移到這個相簿吧~~



趁著耶誕週末的好天氣,到我們家的後花園~大安森林公園(步行三五分鐘就到,附近還有藏經閣~市立圖書館,跟御膳房~永康商圈,師大商圈及較遠一點的公館商圈),參觀佈置得花枝招展的2006台北花卉展。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美食篇~呵,有待繼續補強增加的美食篇,日本的首善之都,好吃的東西當然是少不了的啦!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王文華原文刊載於《聯合報》聯合副刊 2005 / 12 / 28



我在趕些什麼?我耗盡青春用盡全力,拼命追求身外之物,結果我真的比別人有錢、有名嗎?更重要的,我真的因此而快樂嗎?遠方有廣闊的地平線,為何我還在原地搖過時的呼拉圈?





紐約和巴黎,代表了我人生的兩個面向。紐約是白天,巴黎是黑夜。紐約是前半生,巴黎是下半場。



三十五歲之前,我認定紐約是世上最棒的城市。我在加州念研究所,畢業後迫不及待地去紐約工作。一做五年,快樂似神仙。我愛紐約的原因跟很多人一樣:她是二十世紀以來世界文化的中心。豐富、方便。靠著地鐵和計程車,你可以穿越時間,前後各跑數百年。人類最新和最舊、最好和最壞的東西,紐約都看得見。



所以在紐約時,我把握每分每秒去體會。白天,我在金融機構做事,一天十小時。晚上下了班,去NYU學電影,一坐四小時。在那二十多歲的年紀,忙碌是唯一有意義的生活方式。活著,就是要把自己榨乾,把自己居住的城市,內外翻轉過來。



這種想法並不是到紐約才有的。其實從小開始,台灣人就過著紐約生活。紐約生活,充滿新教徒的打拚精神和資本主義的求勝意志。相信人要藉著不斷努力,克服萬難、打敗競爭。活著的目的,是更大、更多、更富裕、更有名。權力與財富,是紐約人的兩個上帝。而能幫你走進天堂的鞋,就是事業、事業、事業。



在這種弱肉強食的生活方式,為了保持領先,每個人都在趕時間、搶資源。進了電梯,明明已經按了樓層的鈕,那燈也亮了,偏偏還要再按幾下,彷彿這樣就可以快一點。出了公司,明明已經下班了,卻還要不停講手機,搖控每一個環節。在紐約,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甚至趕盡殺絕。在紐約,沒有壞人,只有失敗者。



台灣,是不是也變成這樣?



每一件事,都變成工作。上班當然是工作,下班後的應酬也是工作。有人談戀愛是在工作,甚至到酒店喝酒、KTV狂歡,臉上都殺氣騰騰,準備拚個你死我活。



我曾熱烈擁抱這種生活,並著迷於這種因為燒烤成功而冒出的焦慮。這種焦慮讓我坐在椅子邊緣,以便迅速地跳起來閃躲明槍暗箭。這種警覺性讓我練就了酒量和膽量、抗壓性和厚臉皮。但也養成了偏執和倔強、優越感和勢利眼。在紐約時我深信:能在這裡活下來的,都是可敬的對手。黯然離開的,統統是輸家。人生任何事,絕對要堅持到底。半途而廢的,必定有隱疾。在這不睡的城市,每天我醒來,帶著人定勝天的活力,跟著法蘭克辛納屈唱〈紐約‧紐約〉:「如果你能在紐約成功,你可以在任何地方成功!」是的,在紐約,現代的羅馬競技場,我要和別人,以及自己,比出高低。



這套想法,在我三十五歲以後,慢慢改變。



第一件動搖我想法的,是父親的過世。我父親一生奉公守法、與人為善。毫無不良嗜好,身體健康地像城堡。七十二歲時,他得了癌症、引發中風,經歷了所有的痛苦和羞辱。他一生辛勤工作、努力存錢、堅信現在的苦可以換得更好的明天。我們也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用在紐約拚事業的精神照顧他。但兩年的治療兵敗如山倒,最後他還是走了。父親逝世的那天,我的價值系統崩潰了。我一路走來引以為傲的「紐約精神」,沒想到這麼脆弱。



不止在病床,也在職場。當我在企業越爬越高,才發現「資本主義」在職場中也未必靈驗。上過班的都知道,很少公司真的是「開放市場」、「公平競爭」。大部分的同事都覺得你不是朋友、就是敵人。職場上偉大的,未必會成功。成功的,有時很渺小。很多人一輩子為公司鞠躬盡瘁,最後得到一支紀念筆。那些捲款潛逃的,反而變成傳奇。



慢慢的,我體會到:世上有一種比「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更高、更複雜的公平。人生有另一種比「功成名就」更幽微、更持久的樂趣。那是衝衝衝的美式資本主義,所無法解釋的。



我能在哪裏找到那種公平和樂趣呢?我想過西藏、不丹、非洲、紐西蘭。然後,我注意到法國。



住紐約時,法國是嘲諷的對象。身為經濟、科技、和軍事強權的美國,談起法國總是忍不住調侃一番。法國是沒落的貴族,值得崇拜的人都已作古。法國人傲慢,高稅率讓每個人都很慵懶。動不動就罷工,連酒莊主人都要走上街頭。



搬回台灣後,普羅旺斯、托斯卡尼突然流行。我看了法蘭西斯‧梅思的《美麗的托斯卡尼》,其中一句話打動了我:「在加州,時間像呼拉圈。我扭個不停,卻停在原地。在托斯卡尼,我可以在地中海的陽光下,提著一籃李子,逍遙地走一整天。」



是啊!我在趕些什麼?我耗盡青春用盡全力,拚命追求身外之物,結果我真的比別人有錢、有名嗎?更重要的,我真的因此而快樂嗎?遠方有廣闊的地平線,為何我還在原地搖過時的呼拉圈?



當我重新學習法國,我發現法國和美國代表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美國人追求人定勝天,凡事要逆流而上。法國人講究和平共存,凡事順勢而為。紐約有很多一百層的摩天大樓,巴黎的房子都是三百年的古蹟。紐約不斷創新,巴黎永遠有懷舊的氣息。巴黎人在咖啡廳聊天,紐約人在咖啡廳用電腦。紐約有人潮,巴黎有味道。紐約有鈔票,巴黎有蛋糕。



不論是政府或個人,法國人都把精神投注在食、衣、住、行等「身內之物」。就讓美國去做老大哥吧。要征服太空、要打伊拉克、要調高利率、要發明新科技,都隨他去。法國人甘願偏安大西洋,抽菸、喝酒、看足球、搞時尚。當美國人忙出了胃潰瘍,法國人又吃了一罐鵝肝醬。



講到吃,法國有三百種起司、光是波爾多就有五十七個酒的產區。晚上六點朝咖啡廳門口一坐,一杯紅酒就可以聊三個小時。九點再去吃晚餐,一直吃到隔天凌晨。他們在吃上所花的時間,跟我們上班時數一樣。但諷刺的是:他們沒有「All You Can Eat」。



吃很重要,但也要會挑時間,朋友介紹我去試一家法國餐廳,提醒我他們禮拜二、四晚上休息。「為什麼?」我問。他說:「因為主廚要回家看足球。」



聰明的主廚懂法律。法國法律規定一周工作最多三十五小時,大部分的人一年有五周的假期。而美國人把加班當作自己有價值的表示,度假時還拿著手機回E-mail。法國人比美國人會玩。每年六月的巴黎音樂節,從午後到深夜,幾百場露天音樂會在各處同時舉行,人多到地鐵都暫停收費。每年十月的「白夜」,平日入夜就打烊的店面,徹夜營業到清晨七點。每年夏天,巴黎市政府在塞納河右岸布置了三段、總長一.八公里的人工海灘。細砂、吊床、躺椅、棕櫚樹,自然海灘有的景致這裡都有,讓沒有錢去海邊度假的民眾,也可以享受到海灘風光。



當然,法國這麼深厚的文化,不可能只從吃喝玩樂而來。美國人讀書,為了考證照。法國人讀書,為了搞情調。每年十月的讀書節,大城市的火車站內,民眾輪流上台朗誦詩句。書店營業到天明,整晚有現場演奏的樂曲。「美食書展」選在銅臭味最重的證券交易所舉辦。小鎮書展的書直接「長」在樹上,讀者必須爬到樹上,把書摘下來品嘗。



一直跟著美國走的台灣人,會心動嗎?



我心動了。十一月我到巴黎,一位法國朋友來接待我。臨走前我問他:「明天你要幹嘛?」



「我要去銀行。」



「然後呢?」我問。



「我不懂你的意思……」



對我來說,「去銀行」是吃完午飯後跑去辦的小事。對法國人來說,這是他一天全部的行程。法國人總是專心而緩慢的,每天把一件小事做好。



這樣的生活,對美國或台灣人來說,實在是太頹廢了。的確也是。法國失業率接近10%,高稅率讓雇主寧願打烊休息,免得幫員工繳稅。巴黎鬧區紙醉金迷,但郊區的少數民族卻沒有工作機會。這些都是黑暗面,但對於每日被強光烤焦的台灣人,陰暗也許提供了喘息空間。生命的終點都一樣,有錢人的喪禮只是比較多人上香。不斷的追趕只是提前衝向謝幕,為什麼不把時間花在慢慢為生命暖場?你不需要一輩子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你可以偶爾伸伸懶腰、安步當車。



我從巴黎回來,台北並沒有改變。關了兩周的手機再度響起,一通電話找不到我的人會連續狂call十通。和朋友見面,他很關心地問我:「好了,你現在工作也辭了、歐洲也去了,接下來有什麼projects?」



「Projects」?多麼紐約的字眼。



我真想說:「好好生活,不就是人生最大的project?」但我知道在熙來攘往的台北街頭,在不到四十歲的年紀,這樣說太矯情了。況且,我今天之所以有錢有閒享受法式生活,不也正因為我曾在美式生活中得到很多利益?我仍熱愛工作、熱愛紐約,但已不用像二十歲時一樣亦步亦趨、寸步不離。



所以我說:「我還是會早起,白天努力寫作。但到了晚上,我想關掉手機。」



世界少了我,其實無所謂。但我少了我,還剩什麼?



他笑一笑:「你這是用紐約來過白天,用巴黎來過黑夜。」



唉,他講得真好!這應該是一個完美的妥協吧。也許有一天,我能創造自己的「白夜」,讓白天和黑夜融合在一起。但我還沒到那個境界。



「明天星期一,你要幹嘛?」他問。



「我要去銀行。」



「然後呢?」



我張大眼睛,停頓了一下。



「然後呢?」他追問。



「然後我會摩拳擦掌,認真地寫一篇文章。」














-----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多少情意是永藏心中,不能以言語訴說?

有多少情意是無須言語訴說,就能心領神會?


愛情步入平凡現實中,是否終將絢爛歸於平淡?

抑或是我們會在喧嘩中,發現身旁平淡的可貴?


每一段的感情,是否都會是此生唯一的真愛?

只不過,一段真愛消逝之後,歷經無比痛楚之後,還是會有另一段真愛出現?


你發覺了此生唯一的真愛了嗎?

你緊抓住此生唯一的真愛了嗎?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景點篇:

A.東京都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原文出自褚士瑩逍遙遊電子報

喵語碎碎唸:古人智慧總告訴我們要知福惜福,但在步調快速的都市生活中,我們總是一股勁地往前橫衝直撞,追求更多更好更高,何妨緩下速度,環顧四週,看看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幸運及幸福,往往已在掌心。



參與緬甸的孤雛救助計畫,讓我有機會常常思索到底什麼才是真正的幸運。



這兩個星期仰光又傳來市中心爆炸的消息,地點就是我們下榻的飯店對面,事情發生的時候,為了驗收而前去的台灣工程師正好在當地,還好毫髮無傷,我們都為工程師覺得很幸運。



結果不到幾天後,聽到外電新聞傳來一則消息,說是緬甸的軍政府,已經在十一月的第一個禮拜六開始,匆匆將中央機關從南方的仰光,搬到北方六百公里一個叫做一個叫做Pyinmana的叢林裡面。



這個將近十平方公里的新基地,是讓軍政府的軍官還有外交官高枕無憂的地方,因為在一般人到不了的山林裡,就算城市裡有了什麼叛變或暴動,也可以掌握控制大權,除了辦公設施之外,當然還有機場,以及全世界達官貴人無論到哪裡都需要的高爾夫球場。



這些臨時被徵調到新都的文武百官,看到那樣蠻荒的地方竟然還有國際級的高球場,可能覺得蠻幸運的。



但是他們都不准攜帶眷屬前往,從此要過著和家人聚少離多的日子,可能許多就像單身赴任的日本上班族,覺得不那麼幸運了。



雖然這個遷都的計畫,已經在當地的NGO還有外國人之間茶餘飯後流傳了很久,但是真正開始大興土木,其實不過是這一年來的事,至於為什麼選在這個週末開始搬遷,也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有人說是為了怕美國攻打,有些人則說是經過高人指點,說是這個鳥不生蛋的叢林,最能帶來國運昌隆。



其實歷史上,緬甸就是一個常常在算命仙的指示下,建造新城市甚至遷都的國家,現在已經不通行的舊貨幣,紙鈔竟然是十五元,四十五元跟九十元這種不可思議的數字,目的也不是為了要讓全國上下心算能力加強,而是因為這幾個數字,正是當權將軍的幸運數字,當然,一但改朝換代,這種無厘頭的貨幣,也就立刻停印了。將軍的幸運數字就算通行全國,畢竟還是無法永久保住他的權貴地位。



受到我們救助的孩子,從他們個人,到他們的家人和學校,都覺得他們很幸運,每個月可以得到十塊錢美金的獎助學金,從此這一年下課後不再需要去當童工,除了全新的文具課本之外,甚至還可以課後去補習加強,鄉下偏遠一點的地方,恐怕連他們的老師都覺得很羨慕,因為老師辛辛苦苦工作的薪水往往一個月還不到十塊美金。



但是這些孩子是因為失去雙親,又家境窮困到連政府辦的普通小學都唸不起,不得不去唸寺院私辦,政府往往不承認學籍的僧學校,又瀕臨輟學邊緣,才在最後關頭受到我們的援助,他們的命運,無論是誰也不會願意為了每個月十美金,跟他們交換吧?



從文明的國度去到緬甸的人,第一次看到這裡年輕人因為不受到電腦網路,電視娛樂,西方電影,色情的污染,沒有什麼自來水,一般人家中都沒有電話,更別說手機了,就連電力都是奢侈品,因此都過著很單純的日子,很少有人被現代的消費社會污染,小朋友連米老鼠唐老鴨都沒聽說過,就更不用說PS2或是SKYPE了,全家人到了星期假日,唯一的娛樂就是包了只有白飯和一點醬菜的便當盒,到寺廟去念經拜佛,順便當作郊遊野餐,因此古老的佛教文化被完整底保存下來,就和一千年前沒什麼兩樣,很多外國人覺得能過著這樣反璞歸真的生活,緬甸人窮歸窮但是很幸運,能夠自外於現代文明污染。



可是問那些英國殖民時期用英文德文法文唸過世界名著,到西方各國去留過學,也記得仰光曾經是整個東南亞最進步的國家,泰國印度最優秀的年輕人都到緬甸大學來留學的老人家們,他們恐怕覺得今天的大學生,隨著政令停停唸唸,唸唸停停,就算勉強拿到文憑也幾乎還是無知,並不是件那麼幸運的事。



有車階級在緬甸很幸運,因為每天有在國營加油站用低價加幾升油的配額,所以雖然薪水低,但是只要每天排隊加油,一出加油站就有油蟲爭著用比較高的價格買,而且往往真的用嘴對著塑膠管,把油從油箱裡吸出來,但是到十月底的時候,政府經營的加油站一夕之間,價格調漲了九倍,造成連帶的通貨膨脹,恐慌的當地有錢人,也紛紛買金條保值,這一下有車的人外快沒了,有車的人突然顯得不是那麼讓人羨慕了。



能夠明白看到這一切,能夠自由地思考,還能夠盡一點力量來幫助需要的人,無論經歷什麼困難,每次只要想想和我同年紀的緬甸年輕人,必須每天面對的困境,我就知道其實我才是最幸運的人。














-----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內容節錄自《在浪漫的時光中》吳淡如.大田出版



(註)對這文章感覺格外親切,因為這也是我有過的一夜情經驗,呵呵~



從價錢談起的事情很難浪漫得起來嗎?其實,對現代的旅行者而言,這樣的觀念應該好好修改。



我喜歡用彈性一點的眼光來看世界。



錢不能使鬼推磨,但有時可以買得活人的某種自由。



錢不能買心情買快樂,但可以買一個更舒服的環境,買得無可挑剔的服務水準,買得不受干擾的精緻空間,買得真的浮生數日閒──如果旅行目的不是冒險、不想越玩越累、想要享受「高貴的無聊」與「輕鬆的優雅」,那麼,錢可以讓你玩得真的好舒服。



如果你住過全世界熱愛旅遊人士評定為「永誌難忘」前三名的旅館:AMAN(阿曼)系列、四季飯店和 GHM 系列,就可以毫不費力的明白我的意思。



連這前三名的旅館的排行,都與價錢有關,第一名最為高貴。以在峇里島來說吧,要享受阿曼系列旅館「服務生比客人多」「個人享受空間大到奢侈的地步」的浪漫情調,每晚至少要付出八百美金以上,該飯店最自誇的竟還是:客觀上你以為應該叫做肥羊的客人,主觀上都還認為物超所值,此生難忘。



每間阿曼系列旅館的房間數,一般都不超過五十個。



GHM 系列,其實是阿曼的副品牌,是大股東轉投資的產品,他們當然也知道,阿曼系列一晚房錢幾乎是東南亞國家上班族一個月的薪水,所以想要創造出另一系列情調略相似、陳設略相符的旅館。這個系列的旅館,房間數設定在一百以下,一樣依傍好山好水,建築上依然考究,兼重氣派與細節。



我住過峇里島的三個 GHM 系列旅館,分別是烏布的 CHEDI(石頭)和位於東海岸的 SERAI 和離鬧區不遠的 LEGIAN(不得不虛榮提起,我住的還是梅格‧萊恩住的同一個房間哦),當時的一夜情,每晚在一百二十美元和三百五十美元之間,至今還難忘陽台上的懶人床、游泳池上的月光和夢裡低吼的濤聲。



住在那樣的旅館來,從小也有點自視清高、認為一肚子理想比一肚子現實可愛的我,第一次覺得人生努力工作賺錢是絕對有意義的、花錢是痛快的。



老實說,我本來對於台灣的飯店能有什麼優雅感受很質疑,我所住過的本地豪華旅館,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者實在不少,許多號稱豪華飯店的旅館,裡頭的所謂設計,不過在賣弄樣品屋似的俗麗裝潢,要不然就是服務人員態度晚娘、喧嘩得像在菜市場,台灣的觀光旅遊點設施常停留在「開發中」的面貌,過度人工、設計上像貼撒隆巴斯般的不注重整體美感,遊客嘈雜熙攘,最糟的是垃圾滿地……



加上專屬我個人的大問題:隨時可能會被熱情而善意的電視觀眾找去合照。在過了「郊遊求偶期」,也還沒進入「親子度假期」的我,總覺得與其走馬看花、拍照留念,還不如留在家裡發揮想像力。



「一個晚上值得花一萬多台幣嗎?」在我告知眾好友,我要到涵碧樓過一宿時,這句話不斷的鑽進我的耳朵裡。



位於日月潭畔的涵碧樓就是一個 GHM 旅館。雖然說 GHM 旅館希望創造高貴不貴的風範,但在「正常人」心目中,為一個晚上的住宿付出近一萬四千塊台幣(含服務費,不含早餐),還是一件高貴得令人心痛的事情。



從小我祖母教育我,要勤儉持家才會有出息,如果她知道要花一萬多塊才能睡一個晚上,肯定會情不自禁的罵上一句「么壽死囝仔」。



花大把銀兩買一夜情,值得嗎?



根據我的經驗,好的飯店一定貴,貴的飯店不一定好。我不喜歡當凱子,然而拜訪了涵碧樓的新建築,我必須承認它也是一個令人想要再度犒賞自己的旅館,比我想像中的好,那就值得。



雖然我也為它捏一把冷汗,它所主張的旅遊方式,比一般國民旅遊可以接受的方式超前了十年。一般國民旅遊,主張的是「享受驚喜與刺激」,但 GHM 的主張,是「享受無聊」,無聊才是真正的度假與休息。



享受無聊,才能邂逅優雅。



涵碧樓,蔣家專政時期的行宮,如今雖然可以飛入尋常百姓家,在國際級建築師KERRY HILL 規劃中,與業主想要創造經典建築的大手筆投資下,好歹還有一點尊嚴與身價,這樣的旅館能夠誕生,沒有被「能賺就賺」這種很商業紅衛兵的觀念打倒,我覺得可喜可賀。



我住過這位建築師所設計的另一個飯店,住於澳洲布里斯本的 THEHERITAGE,也在峇里島的 AMANUSA 喝過下午茶,我知道他曲高卻不和寡,從不浪費一絲自然風光。



果然,它給我另一種角度來看已經很喧嚷很人工的日月潭。



我住的是裡頭很一般的「湖景套房」。十多公尺的陽台,在在對準日月潭的山色湖光,一進房門,湖光嘩然闖進視線裡,我發出「啊」的一聲輕嘆。



從寬大的陽台懶人床上看日月潭,心情也慵懶如詩。



我來時陽光普照,山色入簾青,水色渾綠,很有觀點的年輕服務人員卻說:他最喜歡的不是這麼明媚的風景,而是颱風天風雨欲來的時候,湖上飄著一層霧氣,那真是「月朦朧鳥朦朧」,很多客人會在颱風來時取消訂房,其實應該反其道而行,他說蔣公是最懂得享受也最注重安全的,他挑的別館必定在一個無恙的所在,颱風天客人特別少,他在涵碧樓觀風觀雨,深覺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旅館從業人員。



我來時也不是假日,正是淡季,涵碧樓中不到十個房間有人住,可以體會村上春樹的感覺。他說他最喜歡淡季的旅館,好像是連下一個淡季也一起奉送似的。



一個人可以享受的空間天寬地闊起來,所有的設備幾乎都變成「私人專用」。淡季的涵碧樓,讓我約略可以想像到過去偉大的領袖是多麼遺世而獨立、孤寂的快樂著。



以前唸《詩經》的時候,第一堂課讀「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游從之,道阻而長……」時,課本裡的註釋曾說,詩人心中的佳人,其實不是真的美女,而是暗喻著君主,詩的意思是說,想要讓自己被君主賞識、讓自己的聲音被他理解,是多麼的困難,我以前覺得是訓詁家「政治掛帥」胡亂牽扯,現在,在水一方,站在舊領袖的行宮裡凝望,我覺得這個解釋,和此情此景,還真的是水乳交融啊。



不過,想來蔣先生若有知,應當要羨慕我。因為我住的涵碧樓,拜現代設計之賜,一定比他住的時候舒服得多。



天下事輪不到我擔憂,我的心情當然比他暢快輕鬆得多。



我的泳技稱不上是選手級,但也絕不低級。涵碧樓最值得我喜歡的地方,除了一推開房門就撲面而來的湖光山景,就是它六十米的泳池。



台灣找不到幾個長達六十米的泳池。



它還是全台灣自然景致最棒的泳池。方正、寬敞,而且天連水水連天。把人埋在池裡時,感覺自己是在日月潭中游泳。黃昏時候,夕陽幾乎落在泳池的水平線裡,入夜時刻,也只有泳池中有燈光滲出,柔和到不會與灑落水面上的月光爭寵。



連著湖面也連著荷花池的泳池,彷彿有它自己的靈魂。



GHM 旅館一向強調人文品味。涵碧樓裡也有個典雅的圖書館,可以斯文又慵懶的躺在太妃椅上翻讀它的藏書。



入夜的涵碧樓最美,KERRYHILL 不愧是打光大師,夜裡詩意的燈火打出了如同臥虎藏龍的神祕場景。每個房間裡都有個假以亂真的壁爐,暖烘烘的爐火生起時,也會讓我想到「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的悠然。



獨棟的SPA大樓,可以享受峇里島按摩中經典的「四手聯彈」服務,手法細緻,且輕聲細語,不管是按摩室或三溫暖,落地窗外都有日月潭的風景慷慨相伴,設計師果然貼心。



從入住到離開,我沒有踏出旅館半步。這對一個設施完備的現代化休閒旅館,應是最好的鼓勵。敢標榜高價一夜情的現代休閒旅館,都有如下野心:希望旅客不只把它當成睡覺的地方而已,它總想貪婪的佔用顧客的所有時間,教他捨不得離開。



一家旅館要真正達到精緻的要求,恐怕都要讓業主痛苦很久。涵碧樓的造價號稱十八億。為什麼要花如此天價?住了一夜之後,我對實情略有了解。



原來精緻的背後必然有一擲千金的壯志豪情。比如說,連游泳池底的磁磚是否接得密不容髮,都經過嚴格的審核,連擺放裝飾品的黑色柱子,都是製造端硯的原始石材;白裯被單必須讓客人裸身睡在其上也很舒服,只有愛爾蘭某家傳統工廠才能生產,一床被子高達數萬元,清洗時有一定的繁瑣程序,只好自設洗衣店;特別設計的沙發在招標時曾發生廠商剽竊、自行生產的事情,為了維護獨一無二的設計感,連地毯和桌子也一併更改設計,送到美國訂製,再祕密送回台灣,待開幕時才出場。房間內的擺飾,都是名家限量生產的藝術品。



有閒者未必有錢,有錢者未必有閒,有閒者未必有品味,依我看來,涵碧樓也是對本土旅遊觀念的一大挑戰。願意將旅行由表相沈澱到內裡,由喧嘩步入安靜,由走馬看花改成享受浪漫,不再貪多務得,才會願意為一夜情付出高昂代價。



雖然這浪漫一夜的價格對大多數人而言都很心痛。但我對朋友說,也許在我們感嘆「貴」字前,也該好好反省自己的金錢觀。我們一輩子賺的錢,除了吃喝拉撒掉之外,花在讓自己享受好生活與好品味上的比例其實極小。



大部分都市人,總是買股票太大方,對自己太小氣;投資生意太大意,被倒掉才後悔莫及……投資,不過是想讓自己更有錢,但沒有被好好享用的錢,不過是虛幻的帳面數字,不如及時投資自己的記憶,對有情人好一點。



千金買一笑,總比千金變成雞蛋水餃股價值高,不是嗎?



這一夜我過得很滿意,心想,我沒資格當獨裁君主,但總可以過一夜吃住比他好的日子。光這一點,在回憶裡值得驕傲。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彎曲詭譎的水道,牽引至未知另一端的橋樑,不時氾濫的潮水,華麗遲暮的各式宮殿,拜占庭風格的聖馬可教堂,總督府及黃金宮的哥德式建築,乃至於巴洛克及文藝復興時期,一一見證這亞得里亞海之后,威尼斯。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友問:你覺得什麼是幸福?

幸福呀~這麼一個純然主觀判斷的字彙!



猛然躍入思緒裡面的,是先前一首流行歌曲的名稱~我要的幸福,我要的幸福是什麼呢?



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也很幸福,一個老天賜予的健康身體,雖然小毛病不斷,但樣樣俱全且正常運作;一個小康家庭,肯定也有本難唸的經,但也是溫馨和樂融融;青少年時期的求學考試,不是頂尖也曾失敗過,但也算一路順暢披荊斬棘;工作的過程也沒有太大挫折,算是福星高照,目前的工作也算滿意,有點忙又不會太忙,沒啥好抱怨的,事實上,現在的我對於工作是失去野心及理想的,混口飯吃跟維持經濟基礎吧~呵呵!



看開了工作這部分,心境反倒放輕鬆了,工作還是要做,要盡責盡力地做,有個穩定的經濟來源,是必須且必要的,但拿命拿青春去做,倒大可不必,我的生活重心,是在工作以外的時間(這大概是我很討厭有人一直談論或抱怨工作的原因之一吧~道不同,不相為謀)。閱讀一本好書或是一小段文句,看一場電影或者窩家裡看電視,規劃想像到執行一次離家出走的旅遊,享受當下的每一口佳餚,甚至於今天要從哪裡走到公車站牌,都是我今天的主要行程,這些主要行程,對我而言,意義遠大於幾點跟客戶開會或幾點要到銀行券商辦事情。



至於愛情,老實說,還真的是我修習的最差的學分,渴望嗎?!我想沒有女人不渴望愛情的,不管是天長地久或曾經擁有。但是對於現下的我,其實只有一個很單純的信仰~如果多一個人,不會讓我的生活更好,那我為什麼要折磨自己?!我有養活自己的經濟能力,我有自得其樂的生活規劃,我也一直深信,一個人若是不能把自己的生活過得很好,兩個人也只不過把問題加倍。



當然,總不免會被問到:一個人不會孤單嗎?難道不會有期望依靠的時刻嗎?當然會有的,再怎樣安排生活,總還是會有喜悅無法分享,悲傷無以訴說的時刻出現!我承認我的生活絕對不是完美的,只是我也一直深信,每個抉擇都有一體兩面,如果選擇自由,那我必定要承擔單飛背後不時出現的寂寥,如果選擇依靠,也勢必要割捨部分無拘無束的冒險漫步,而我心中的天平,目前似乎還是偏向自由的這邊,若不能容忍四處亂闖的我,那也留不住我吧!(呵~我真是有夠任性的吧!)



我想,不管有怎樣過去的故事,總都還是渴望著明日的未來。

我幸福嗎?是的,儘管生活仍不夠完美,儘管人生仍欠缺不少部分,我深信現在的我是幸福的。

我渴望更多的幸福嗎?是的,我渴望人生中仍欠缺的部分,我渴望有更多更多的幸福。

而我,不放棄渴望地,努力追求著,認真生活著。

你幸福嗎?我親愛的朋友們,我願你們都能幸福,擁有各自小小的幸福,不同模樣但自己認定的幸福,要幸福呦~~



我要的幸福  唱:孫燕姿 作詞:嚴云農 作曲:李偉菘



為愛情付出 為活著而忙碌

為什麼而辛苦 我仔細紀錄

用我的雙眼 在夢想裡找路

該問路的時候 我不會裝酷

我還不清楚 怎樣的速度

符合這世界 變化的腳步

生活像等待 創作的黏土



幸福 我要的幸福 漸漸清楚

夢想 理想 幻想 狂想 妄想

我只想堅持每一步 該走的方向

就算一路上 偶而會沮喪

生活是自己 選擇的衣裳



幸福 我要的幸福 沒有束縛

幸福 我要的幸福 在不遠處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紀念主角 席.馬目諾 驟逝,公視12/22晚十點重播湯湘竹紀錄片經典之作「海有多深」

內容轉載自公視新聞稿



曾在2002年獲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導演的湯湘竹,六年前用底片把蘭嶼紀錄的如詩如畫。

片中的達悟族主角「席.馬目諾」,

用半身不遂的身體努力在海中潛水悠遊的畫面,也成為紀錄片的經典之作。

令人惋惜的是「席.馬目諾」不幸於11月10日,因心臟麻痺於蘭嶼家門前驟逝,享年四十八歲。



公視「紀錄觀點」,12/22晚十點重播紀錄片「海有多深」,

讓觀眾能再度重溫「馬目諾」的感人故事,以及陳建年的動人音樂。



目前正忙於拍攝公視紀錄片「尋找蔣經國」的湯湘竹感傷的說:

「看著老舊的唱機放著多年前我送給馬目諾的謝雷專輯,

 離去蘭嶼前我把所有的潛水用具都留在蘭嶼,

 不管在哪裡,沒有了馬目諾,下海對我來說是不具任何意義的。

 而馬目諾的驟逝,也代表我生命裡的某個歷程該是結束的時候...」



美麗的蘭嶼已不足以形容這部片。

開場一段潛泳,藍色的大海,讓人想起盧貝松的電影「碧海藍天」。



「席‧馬目諾」,年輕的時候離開蘭嶼,來到台灣工作。

異地他鄉,迅速染上惡習,卅歲便中風、半身不遂。

返回蘭嶼的他,在大家的鼓勵下重新開始。

他再次站了起來,自己蓋了屋子,整村人都來幫忙。

看著一個曾經半身不遂的人,像魚兒般的在海洋裡靈活潛泳;

再憶及當時在颱風天裡,那個行走困難的身軀,令人不禁想問:

上帝給了「大海之子-馬目諾」怎樣一個詭譎又自在的人生?



本片是導演湯湘竹與馬目諾一段生命歷程的記錄,透過兩個不同文化背景卻對海洋有著豐厚感情的人,呈現了「馬目諾」身為達悟人的處境,以及他與大自然環境相依相存的關係...





● 播出時間 12/22週四晚間十點

● 重播時間 12/23週五早上十點





請參考:

相關資料【請按我請按我】

相關資料【請按我請按我】

相關資料【請按我請按我】

相關資料【請按我請按我】

相關資料【請按我請按我】

相關資料【請按我請按我】














-----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標題是來自凱特喵很佩服的某位名女人最近出的書,不過內容~當然是跟那本書風馬牛不相干,說的還是凱特喵的瑣碎生活點滴啦!



耶誕節之前的一個週末,巧合地排了三個聚會,周五晚上的聚會是耶誕禮物抽獎大會,謝謝Ruth,Selina,Sunny,費心準備的可愛禮物,我抽到Ruth的特別獎~放戒指等的可愛狗狗,Lucky!Selina的禮物中,我抽到的撲滿也恰恰好是最近迷上的潛水狗狗,超cute!兩個都是狗,明年又是狗年,呵~還真是好狗運!當然,還有Sunny的好吃餅乾糖果及美美香皂~我最卡意的日本和風!



周六一早,在美國唸書的老弟回到家,也準備禮物給大家,是學校的帥氣T恤,呵呵~今年的禮物真多!照片放在相簿啦~~



語錄一:嫁雞隨雞!把雞帶回家!



周日中午跟高中同學聚會,高中畢業已經超過十年,但是大夥兒不止是外貌沒有多大改變,就連個性都不曾被社會或工作改變,那樣地無拘無束,漫天漫地暢談開懷,一如往昔的年少嬉鬧!從美國回來的同學,拿訂婚喜餅給我們,另一位也有了好消息,年底前要先公證,真是替他們高興!



聊到小朋友,聊到兒子跟女兒,發現大家都覺得女兒比較窩心,而且結婚之後,反而是女兒會常回家,探望娘家,娘家多了一個女婿。某位朋友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這話也沒錯,不過現在是嫁雞隨雞,把雞帶回家啦!呵呵~



語錄二:水瓶座三不政策~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



下午趕到永康街,大學同學聚會,這次還意外地多了一位正在念博士班的同學,還有三位可愛的小朋友,聊到某位朋友的哥哥是水瓶座,聊到現場兩位小朋友都是水瓶座,就連念博士班的同學也恰好是水瓶座,就聽到準博士說出這句水瓶座的感情處理三不政策~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笑得我眼淚都快飆出來了;



然後聊到工作跟請假休假的問題,職場小老百姓們都希望可以休假,但是似乎普遍都有一個兩難的想法,若是自己可以請長假,那是不是代表自己其實是可以被取代的!其實凱特喵一直覺得,在一個永續經營的企業體內,沒有任何人,也沒有任何職位,是不可被取代的,你在公司的價值,不是重要到不能被取代,而是雖然可以被取代,但是被所有人認同~這個工作,這個職位,你做最好!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生命,無時無刻不在旅行。

腳步不能抵達的地方,就以美食來紀錄,若連美食都無法品嘗到,那就用眼睛在書籍中閱讀,來一趟心靈的世界之旅吧。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創作黑色幽默的時候,要存心讓你批判的對象,在讀到你的文章時,有如被一隻飛天蟑螂衝進嘴裡,吐又吐不掉,咬又不敢咬。」

作者黃凡自己如是說,一語道盡這本短篇集的犀利黑色諷刺幽默。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心情:出太陽了!啦啦啦!燃燒吧~太陽!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樂活賈PON‧部落格串聯獎七萬

女人是善變的,至少凱特喵肯定是善變的。

一月的日本關東之旅,在查了交通工具及時刻表之後,行程果然又變化了,呵呵~希望就此定案。

依據凱特喵的規劃習慣,會將景點分為A,B,C三大類,A類是當天一定要去的景點,好玩的話,就待久一點,否則就往B類景點去,C類則是備用景點,依據過往經驗,以及凱特喵習慣慢慢爬的個性,能把AB兩類景點逛完,就已經要偷笑了。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只是寂寞如此而已!

因為寂寞呀!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我來說,威化餅乾椅子就是幸福象徵。明明就近在眼前──分明是一張椅子──但是,絕對不可以坐下去。~江國香織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交通工具規劃篇:

最常用的是這個時刻查詢網站 【請按我請按我】

另一個查詢網站 【請按我請按我】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心情:What a freezing freezing day!What a rainy rainy day!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一個台灣女子在多年出走之後的歸鄉之旅,揭露出一層層的家族祕密,不單單只是一本台灣家族的小說,而是台灣人情感的哀愁與美麗。有一群傳奇孤島上的子民,面對這塊土地,進行靈魂的哭訴及掙扎。

極力推薦!最近讓我最感動的一本書!

凱特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 2